快手成人版黄色

   ..co,最快更新美女总裁爱上小保安:绝世高手最新章节!

   陈扬说道:“我找是要做一件事情。”

   龟农老人道:“请说,只要我能办到,定然力以赴!”

   陈扬道:“听过天劫师吗?”

   龟农老人摇头,道:“并未听过!”

   陈扬道:“也正常,天劫师目前还是机密。事情是这样的,裁决所算出两百年内永恒星域会有一场大劫。这一点和的卜甲之术倒是吻合的。但星域之内也有自己的免疫系统,其天道之力正在发挥作用制造出一种天才,这种天才就被命名为天劫师。天劫师的运气和天赋都很好,我目前见过三个,他们才二十来岁,修为都已经到达了无为境上品!”

   龟农老人顿感骇然,道:“如此恐怖?”

   陈扬道:“的确就是这般恐怖,而我目前要做的就是抓住一名还没被发现的天劫师,然后剥夺其命格与运气,将其转移到我身上。”

   龟农老人感到惊讶:“转移命格与运气,这也能办到吗?”

   陈扬道:“我自有办法。”

   龟农老人道:“想要我帮找天劫师?”

   陈扬道:“我也经过数次演算,最后锁定了这柯沃星里会有天劫师出现。但我对柯沃星人生地不熟的,所以还需要依靠。”

  
秀美蓓蓓温婉的古风韵

   龟农老人道:“只是……这天劫师身上也没刻字,我便是见着了也不认识啊!”

   陈扬道:“这都不是问题,给一样东西。”

   他说完就将自己的灵木罗盘拿了出来,并随手抛给了龟农老人。

   龟农老人接过灵木罗盘之后,细细打量。这一打量之下,脸色顿时从平静转换成惊讶,从惊讶再转换成无上的崇敬。

   “天啊!这罗盘制作之精妙乃是老夫生平从未所见。”他抬头看向陈扬,问:“此罗盘可是……前辈所制?”

   陈扬点头,道:“我亲手做的,不过是雕虫小技而已!”

   龟农老人苦涩一笑,道:“雕虫小技?如果这是雕虫小技的话,那老夫的龟甲简直就是狗屁不如的东西。此罗盘的造诣简直就是鬼斧神工,乃是集天地之大成啊!老夫从未见过有如此渊博学识之人!世上居然还有前辈这样的鬼才啊!”

   陈扬能够理解龟农老人的惊讶。

   因为这小小的罗盘乃是集了他和灵慧和尚的所有智慧。

   “这里还有一颗晶石,晶石放入罗盘之中。”陈扬又将那颗宙力晶石递给了龟农老人。

   龟农老人接过。

   陈扬细细讲解一番之后,龟农老人也就部明白了。

   “想办法去查吧,有结果之后告诉我。”陈扬说道。

   龟农老人精神振奋起来,道:“老夫定然力去查,只是到时候有了结果,如何通知您呢?我还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您。”

   陈扬道:“不要用电话沟通,我们以一种特殊的方式来沟通。将的甲给我,有任何消息,就通过我的灵木罗盘来沟通龟甲。”

   龟农老人道:“好!”

   陈扬起身,然后道:“的修为到底到了什么地步?”

   龟农老人一怔,接而说道:“造物境……四重!”

   陈扬点点头,道:“不错,不错!”

   他说完之后便欲推门而去,但又忽然想到一个问题,于是说道:“最后一个问题,为什么要每天卜甲,不怕暴露身份吗?”

   龟农老人微微一怔,后又苦涩道:“前辈有所不知,老夫需要隐藏身份。但其他星球都很难隐藏……而柯沃星虽然很合适,但又纷乱太多。老夫也担心与人争斗会引起怀疑……而在这迷失城里最是安逸,可迷失城里的生活成本很高。处处收税,处处要钱。老夫不得已,只能以卜甲赢得城主多罗城的尊重,换了一个永居权。之后又以每天三卦来显示自己脾气古怪,不与人接触!”

   陈扬这下方才恍然大悟,便道:“难道未曾想过离去?”

   龟农老人的眼眸中闪现出一种怅然之色,他沉默半晌后道:“宇宙之中很孤独,地球虽是故乡,但却已无故人!”

   陈扬心头一跳。

   他忽然觉得有些惶恐,自己已经离开地球这么多年了。将来再回去时,还剩多少故人呢?

   “修行本就是孤独的。”陈扬叹了一口气,道:“人生就是一个充满了欲望和无奈的过程。普通人也会孤独,亦会死亡。没有谁能一直快乐,大概孤独才是终极的陪伴吧!”

   说完之后,便自离去。

   那龟农老人则是目送陈扬离开。

   接下来的半天,陈扬和水飘香到处乱逛。

   也没有什么目的性。

   不过在闲聊的时候,水飘香谈到迷失城的多罗家族旗下有个拍卖会,叫做多罗交易拍卖所。

   每个月,多罗交易拍卖所都会进行一次大型拍卖会。

   这个拍卖会非常的热闹。

   许多其他星球的高手都愿意过来参加拍卖会。

   陈扬还得知,下一次拍卖会就在十五天后。

   “到时候我带去参加拍卖会。”陈扬笑着对水飘香说道。

   水飘香顿感惶恐,道:“我的身份,怎么配参加这样高端的拍卖会呢?”

   陈扬道:“现在是自由之身了,要自信一些。”

   水飘香由衷的感激道:“谢谢域哥哥!”

   陈扬哈哈一笑。

   水飘香又道:“域哥哥,打算什么时候去寻找地灵兽?”

   陈扬道:“这个事情急不得,容后再说吧。”他知道水飘香是想离开这个星球的。因为只要在这个星球里,她身份里的烙印就会一直在。

   甚至,水飘香还想离开陈扬。尽管陈扬于她有大恩,但只要在陈扬面前,她就是那个任人予取予求的兰儿。

   三天之后,陈扬就收到了龟农老人传递来消息。

   那龟甲上只是显示有异动。

   陈扬立刻独自前往龟农老人的住处。

   在龟农老人的住处里,陈扬见到了龟农老人。

   龟农老人略带兴奋,道:“前辈,我寻到了您要找的天劫师。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却不费功夫。就在今个早上,他来找我算甲。这几日我已经闭门谢客,不再算甲。但他却是执意闯了进来……”

   陈扬道:“既然已经闭门,他怎找到的?”

   龟农老人道:“我每天早上就会外出,他来的很早。”

   陈扬道:“原来如此,他是何人?”

   龟农老人到:“在确定他是天劫师之后,我就去查了他的身份。他叫做布星云!”

   陈扬凝重道:“详细说说。”

   龟农老人道:“布星云的年龄在二十二岁,他的修为是无为境上品!”

   陈扬道:“这个年龄,无为境上品,几乎都不用测试就可以肯定是天劫师了。哼,这边的天道安排起来,倒是一点都不含蓄。”他顿了顿,道:“继续说!”

   龟农老人道:“是!”他接着说道:“布星云的父亲叫做布征,他们的家族在密雀星。布家的势力很是庞大,布征本人也是老牌的宙玄境高手!布征一共有八个儿子,十个女儿。布星云是最小的一个孩子,也可以说是布征最重视的儿子。”

   陈扬喃喃道:“布星云?”

   龟农老人继续说道:“布星云身边还有一个仆人管家,那仆人看起来有些老态,但我可以肯定,他的修为非常高。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他是布征的老伙计,并且随了布征的姓,叫做布青狐。布青狐也是一个老牌的宙玄高手!”

   陈扬大为皱眉。

   “居然身边跟了一个宙玄高手,这叫我如何下手?我一旦下手岂不就是找死了?”陈扬暗暗道。

   龟农老人见陈扬这般神情,便也知道他的难处,于是说道:“我也知道此事极为艰难,如果前辈觉得不妥,我再寻寻其他人。”

   陈扬道:“想来我在罗盘之中捕捉到的就是这布星云了,多种吉凶表示,布星云是最合适的。所以,就不用换其他人了。”

   龟农老人道:“可是,布星云身边的布青狐,我即便联手只怕也无法对付吧?”

   陈扬摸了摸鼻子,道:“再艰难的局面我也遇见过,这也不过是毛毛雨了。”

   他接而问道:“可清楚布星云来找算甲所谓何事吗?”

   龟农老人道:“这倒是不清楚。”

   陈扬道:“他找算什么?”

   龟农老人道:“这也没说,他找我无非是算个吉凶。我为他卜甲,却是大凶。不过我并未告诉他,只说眼下未定,吉凶尚在变化。”

   陈扬道:“好,那布星云现在何处?”

   龟农老人道:“巧了,也住在了觅仙居!”

   “好,我清楚了。”陈扬将那龟甲还给了龟农老人,又将灵木罗盘收回。他又道:“接下来我还有件事要去做。”

   龟农老人马上道:“请前辈吩咐!”

   陈扬便将自己要的丹炉以及一些材料说了出来。

   “待这些材料准备好后,就找一绝密之地。不要在这迷失城里,知道吗?”

   龟农老人道:“这些材料准备起来很是简单,只是前辈,确定有办法抓到布星云吗?那布青狐属实不好对付啊!”

   陈扬道:“我总会想到办法的。”

   龟农老人道:“好,那前辈有需要我搭手的地方,便尽管吩咐。”

   陈扬点头。

   之后,他便离开了龟农老人的住处。